越野跑

  • 史丹利店長 -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針山

    我不知怎樣去形容針山,雖然它不是特別高,也不是特別難,但是我從來沒有在針山留低過美好回憶。它是通往大帽山的大門,是毅行者和HK100後段的賽道,當我到達針山腳時,已經過了數十公里的賽程,感到疲憊不堪,倦意難耐,意志低沉,抬頭望着針山腳下的麥徑七段拱門,心情百感交集,對自己充滿懷疑,如何能拖着疲倦的身軀,爬上那差不多2000級的登山梯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