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

  • RubberBand《黑雞》我已經不可再忍

    08/30/2022 - 15:54 by AL
    過去RubberBand的音樂陪伴著身處海內、外的香港人,往往能為活在低谷的人提供逆流而上的動力。作者在運動前習慣聽著音樂,RubberBand的音樂當然也在歌單之中,《發現號》、《逆流之歌》、《每道微小》等都充滿正能量。不過,說到足球,大家i能想到《細街盃》,卻很少談起這首sidetrack,出自2014年《Frank》的《黑雞》。
  • 作_樂_(ngaau6)

    專注其中,便能享受其中。

    無論是音樂或運動,RB一直專注在初衷上:運動的本質是追求快樂;音樂則是時代的見證。他們成軍時就訂下了目標,從首張專輯《Apollo 18》起,以英文字母「A至Z」開頭的詞彙順序命名專輯,紀錄樂隊的成長變化,亦與城市一同見證時代轉變。去年RB 推出了一首關於去留的歌—《Ciao》,歌詞膾灸人口,一句「說了再見,約定再見,就會再見」賺人熱淚,道出這兩年來城裏所失去的;轉眼就到了字母「J」的唱片專輯,6號說:「其實未有大綱呀,但嚟緊都係會想表達啲去留嘅嘢,試吓轉第二啲concept去講!」

    「紀錄」可能是很微小的事,但就如運動也是由觀察動作和比賽開始學習,每人都專注在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無論多微小也能聚沙成塔。
  • 作樂(lok6)

    發現運動可以令人快樂。
    在香港生活,面對無盡的壓力是家常便飯,從學業、工作、日常生活到對未來的憂慮,如同一塊大石壓住人們無法喘息,使香港人彷如走進一條漫長而黑暗的隧道,一直前行,卻找不到光明的出口。對於這情況,6號和泥鯭認為運動是其中一個暫時解脫的出口,「與其擔心未來,不如嘗試做吓運動,俾自己暫時放下目前面對嘅苦惱,令自己快樂啲,當係一種解脫。」
  • 作樂(ngok6)

    很多音樂人創作音樂的原意是想將自己喜愛的、鍾情的音樂旋律、歌詞分享給大眾。開始時或許能「一鼓作氣」創造一張專輯,但能繼續堅持下去,避免「再而衰,三而竭」便是靠著聽眾帶給創作者的滿足感、成就感,而RB的故事正因此開始。
  • 運動作樂

    RubberBand 同做運動都唔啦更?非也!若有留意樂隊成員動向,就會發現他們都是運動愛好者:6號一直有玩拳擊、近年更接觸瑜伽;結他手馮庭正(阿正)熱愛網球、滑雪;低音結他手李兆偉(阿偉)是足球狂粉;鼓手黎萬宏(泥鯭)是帆船和潛水愛好者!
    他們不是運動高手,惟透過運動,令他們尋找出音樂創作的力量;箇中助他們發現自身或對人生的領悟。正如泥鯭所講:「玩運動而大膽咗,會多咗唔同嘅想法,無論喺音樂抑或運動,你都自自然想試吓挑戰,去搏一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