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跑

  • 42公里的人生

    運動和健康息息相關,但於香港如斯忙碌的城市,人人爭分奪秒、日夜顛倒,難免令不少人放下生而為人的初衷。關晰蕎(Audrey)為運動少女,拉丁舞、跑步、獨木舟、攀石、游水等運動,上天下海皆會嘗試;唯後來因生活忙碌,加上受疫情影響,就慢慢放下運動。Audrey漸漸積下壓力,影響身體,後來更不幸確診淋巴癌。
  • 《二次人生》- 為自己的人生打氣

    在艱難時,在需要拼一口氣時,一聲對自己的專屬的加油,勝過千言萬語。導演也是由此出發,想藉電影為觀眾加油,亦是開拍這電影的初衷,「我不是一個跑步人,但我觀察到跑步有它很獨特的魅力,圍繞在賽道的支持者,會在路旁為跑手打氣。這對於跑到末段乏力時,又或者中途想放棄時都有很大支持;我就想到,人生不也是如此?我們在某個時候,得到別人的打氣,然後有力量奮鬥下去。」
  • 通勤跑 — 海外通勤

    烽仔於2010年開始跑步,其故事最初亦和店長、Jan相近,因跑量及距離不斷增加,因而冒起通勤跑想法。「我約7年前開始通勤跑,當時居於元朗,公司則於黃竹坑,放工想去運動場跑步,但塞香港仔隧道最少都半小時,經常要於先吃晚飯或先跑步中作抉擇。」Falcon經常處於兩難情況,他為了避免偷懶甚或放棄跑步,因而開展通勤跑,後來更希望推廣這跑步模式。
  • 通勤跑 — 兩孩之母

    田美蘭於3年多前開始恆常跑步,其原因起初和大部份女士一樣,皆為減肥修身。「細女到三歲戒了人奶,大仔也小六,覺得自己多了私人時間,而且家人都覺得我缺乏運動,就決定落街跑步keep fit。」Jan以前亦有間中慢跑,但最終都未能成為恆常習慣,唯今次卻愈跑愈上癮,更由平路跑到上山,甚至跑上班成通勤跑。
  • 通勤?跑! — 葛行輝

    葛行輝(Stanley),跑步人或更熟悉其「店長」的花名。「當初就覺得跑步是很悶、很難持續,所以要不斷給自己動力及目標,有時都要改變模式。」店長以比賽作目標推動自己訓練,不斷跑出更遠距離,亦開始將長跑融入生活。「2016年忽發奇想就試下跑上班,由沙田跑到觀塘,之後就每星期跑最少一次,是for fun。可能你覺得辛苦,但最重要是自己要找到當中的樂趣。」
  • 有故事的細路 - 阿聰

    「跑呀!阿聰」
    在比賽時,大家向我打氣。但在「那個時候」,「跑」對我來講有不同的意思⋯⋯
  • 史丹利店長 - 吊住鹽水先,堅持到黎明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過往的一年多,所有大大小小的實體賽事,在限聚令下,經已完全停止運作多時,前景一片模糊,復賽遙遙無期!停賽初期,跑步界的氣氛,一片灰暗,了無生氣,後來有些賽事主辦單位,不甘坐以待斃,嘗試舉辦一些虛擬比賽,落足心思,賽事紀念品,設計精美,有傳統的比賽路線,和較新穎的路線,可長可短,五花八門,任君選擇。其實虛擬比賽從未試過,成功與否,誰也沒有把握,主辦的是需要勇氣和膽色!
  • 羅啟邦:超長山賽挑戰者

    當大家說「我好鍾意香港!」時,若非全球旅遊停擺,未必有這麼多人蜂湧去探索香港山野——到底大家對香港的山了解多少?除了香港人,有外籍越野跑手直言為了跑山而移居香港,近年亦有不少喜愛行山遊客特意來香港行山遠足,要一窺香港山野吸引「外人」的魅力,先要由香港首條行山徑「麥理浩徑」說起。這條長達100公里的行山徑東起西貢、貫穿九龍及新界,西至屯門,孕育了不少越野跑高手,亦是很多喜愛遠足人士的起步點。今期就由越野跑手羅啟邦和山藝教練陸永恩一起分享他們和麥徑的故事.......
  • 來一場三日三夜的極限耐力賽

    美國田納西州每年都會舉辦一個名為Big Dog’s Backyard Ultra的極限耐力賽,賽事以6.7公里為一個循環,參賽者須每一個小時完成一圈。比賽會在每一小時一直進行,不設時限和終點,直至只剩下最後一位跑者,即為勝利者。
  • 識擺手 慳好多力﹖

    良好的跑姿能提高效率,其中一項需注意的是我們手臂的擺動方式。跑步時我們會自然地前後擺動雙臂,配合雙腳左右前進。在跑步過程中,手臂擺動的動作可以調整節奏、增加推進力、改善平衡感等。
  • 史丹利店長 - 寶雲道上的倫敦馬拉松

    2020年2月至今,所有海外本土的大小跑步賽事,因全球疫情關係,均告取消或延期,年初時大家都抱着希望,疫情應該會好快過去,下半年應該可以恢復正常,誰不知已過了大半年,疫情完全沒有減退的跡象,恢復賽事像似遙遙無期。在這個沒有正式比賽的低氣壓下,香港跑步界已自行形成一種新常態,靈活變通一向是我們香港人的強項,Virtual Run 開始受落和銳變中!
  • 跑步時多注意呼吸 有助提升效率

    練跑時大家主要著重肌肉訓練和飲食健康,其實跑步過程中的呼吸節奏都起了關鍵作用。提到呼吸,不少人對跑步該用口或鼻呼吸存疑。正確的呼吸有助提高訓練效率,使跑步時更加舒暢。
  • Pacer!使命必達

    試問跑步比賽場上,有哪位跑手不是奮力向前衝,憑著意志堅持到終點,爭取打破自己的PB?但是在跑道上就是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參與比賽不為爭取自己的最佳成績,但求成為跑手的指標,以穩定的配速盡力協助跑手在指定時間衝過終點——他們就是被稱為「兔子」的配速員Pacer。
  • 奔跑吧!郵差跑手-鄭偉理

    08/27/2020 - 16:04 by editor
    跑壇老手想必都聽過「郵差跑手」鄭偉理的名字,他曾在2001年香港越野錦標賽奪得冠軍、又相繼在2010至2013年渣打半馬、15k等比賽奪得Master冠軍。鄭偉理說自己的跑步生涯絕對不容易,哪怕在第一次贏得比賽後,仍為代表香港出戰這目標奮鬥了七、八年。他笑言自己曾經有三個目標,「贏比賽」、「拿贊助」及「代表香港出賽」,第二個目標在代表香港出戰後,又用多五、六年才逐步實現。
  • Edkin - 長跑比賽的疫境求存

    08/27/2020 - 12:32 by Edkin
    全球疫症大流行,自從去年11月中國傳出神秘病毒消息的時候,相信沒有人能夠預計,這個病毒會害慘全球過億計民眾。今年年初各國政府封城禁足,希望能夠破釜沉舟,壓抑疫情。豈料疫情一再反復,不但在南美一些國家持續爆發,更在日本東京和美國有些州份不停肆虐。事實證明,雖然控制社交距離能夠有效遏止疫情擴散,但只要稍一放鬆政策,疫情馬上會再次爆發。這個情況至現在為止,仍然沒有破解良方,社會各界只能無奈忍痛繼續實行各種控制社交距離的手段。  
  • 跑回消逝二十年

    葉錦輝(阿Dee),曾經浮沉毒海近20年,心明當中所失,「那20年我像迷失了自己一樣,為了一時快感,就不斷虛耗光陰,更辜負了身邊人的信任,錯過孝順母親的機會。」阿Dee最終成功跑離毒海,而每跑一步都令他尋回自我,甚至累積拯救他人的能力。
  • Dorothy Hung - 2020年,失落海外賽

    因應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還未緩和,今年多國海外馬拉松都相繼取消,而且關口未開,各國飛機時間表都未有定案,暫時香港主要航空公司飛往外地的運載力只有3-4%,還有幾個月,2020年的海外賽,還未宣布取消的,跑手們都不敢再有任何奢望了。
  • 我不是一個特別有成績的人 - 陳偉明

    偉明熱愛跑步,從小學至中學期間,他都是獨自在田徑場上來回兜圈,直到6年前的一次偶然,才正式投入學習跑步,「接觸正規跑步是在中四暑假。當時參加了一個訓練班,認識了陳家豪,但當時我不知道他有多厲害,我只是想跟隨一位教練。」
  • 從當天 到今天

    屈旨盈、陳楚琪及趙顯臻的故事各有不同,有人完滿結束一項運動,於緣份推使下轉投另一項;有人被迫轉項;亦有人想尋求新挑戰而主動轉項。雖然動機不同,但當中他們的運動員心態亦相當純粹而雷同。三人都心無旁騖,仍然不屈地抬起頭向前衝,演奏出只屬他們,關於倔強、勇敢和頑固的美麗樂曲。
  • 與「跑」俱進 王健進

    06/22/2020 - 13:46 by editor
    王健進中學雖就讀傳統跑步勁旅,但原來跑步不是他的首選運動,直到初嘗跑步滋味後的他便不能自拔。「當你付出了一段時間的努力後發現做出成績收獲回報,成功感就會油然而生,更加堅定了自己跑下去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