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 前仆後繼 ‧ 生我的命 - B-Boy ET

    關文俊Bboy ET在舞圈遊走近廿年,算是見證着香港街舞文化的變遷,令人意外的是,他決定加入霹靂舞臨時委員會做後勤工作,後浪推前浪,以栽培更多香港Breaking舞者的後起之秀,為香港這些舞者付出和支援更多。年過30的他雖然選擇了擔當後勤工作,但不代表他放棄進步,放棄舞蹈:「換個角度去諗,崗位上我哋呢班委員其實無改變初心,大家都係咁鍾意Breaking,只係想為香港呢一個圈子做多啲!」
  • 冒險原來是進化 - B-Girl Lady Little

    個子矮小,年紀又比其他三位港隊成員年輕的Little,雖然年紀輕輕但實力非凡,野心亦不比他們小:「如果有人諗點解我會係港隊或者第一名,我唔會多加解釋,只係會想話畀佢哋知『你繼續睇我實力啦』。」對Little來說,她會視出戰奧運是自己在Breaking的成績表,並揚言過後的目標要和隊友到世界各地跳舞,讓其他人認識香港出產且獨特的B-Boys、B-Girls。
  • 承載夢想重量 - B-Girl Lady Banan

    阿四和Think對推廣Breaking文化滿有使命感,兩位B-Gilrs則似乎更多了女性視角的思考:為何玩Breaking的女仔比較少?為何仍堅持到現在的女生愈來愈少?Lady Banan(阿蕉)一句道出現實:「有啲動作要好有力量,例如倒立,我嘅手就唔夠力Freeze,一啲Power Move我都未必做到。」她手腕試過受傷,但休養後繼續跟Crew去比賽:「我隊Crew得我一個女仔,佢哋係令我堅持玩到而家嘅重要原因!」她雙手未必承載到自己的體重,卻承載了隊友的夢想。
  • 在這個地方Breakthrough - B-Boy Think

    「跳舞真係可以改變到一個人!」Think說。兒時是個「街童」的他 ,經常在公園流連,生活頹廢,偶然在公園看見有人跳Breaking,便請外展社工幫忙找到相關舞蹈班,「見到啲人又炒落地下,又轉圈,又撐起個人咁,好鍾意動作嘅凌空感及速度感,覺得好型!」從此耍廢的他,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和目標,挑戰自己成為一個舞者,就這樣一跳就15年了。多年來的堅持令他南征北討,更是「常勝軍」,不過,「現實」往往是人的弱點——「放棄」曾在咫尺之間——Think 沒有忘記過這個低潮,造就了他今天的成就 。
  • 笑看世代更迭 - B-Boy Four

    追夢和堅持夢想,對B-Boy Four (阿四)來說不無掙扎:「我剛開始接觸Breaking只係覺得好有型,直到20歲左右才開始更專注地跳,但始終都要有份全職工作維生。我唯一堅持係返朝九晚六,星期六日盡量不開工,公餘便有多點時間練舞,周末有時去比賽。」

    阿四現年33歲,他仍在堅持跳舞。即使有不少後來居上的B-Boy,參加港隊選拔時他仍然自信滿滿:「我可以嘅!練多啲體能就得!」
  • 香港製造 - Breaking港隊初公開

    「究竟堅持咁耐為咗啲乜?」有人說夢想和現實不可能共存,若一直堅持心中所信奉的信念,有機會實現夢想嗎?國際奧委會(IOC)早前宣佈,霹靂舞(Break Dance或Breaking)將會成為2024年巴黎奧運的新體育項目,誰曾想過「舞蹈」能在國際體壇盛事佔一席位呢?面對Breaking 將會進入一個全新及規範化的運動賽事,有人認為破壞了街舞那原創性和個人化的元素,有人認為這是機會推廣Breaking 文化,眾說紛紜一直在舞界爭持不下。*四位香港Breaking 代表隊B-Boy Four、B-Boy Think、B-Girl Lady Banan、B-Girl Lady Little 一度在這些議題上困擾多時。得悉 Breaking打入奧運的消息,大家想到:「可能是夢一場,但既然一直追求夢想,不如來一場痛快,試試自己實力⋯⋯」幾位「舞者」除了追奧運夢,為香港Breaking 文化「開個靚頭」,希望啟發更多香港製造的Breaking 舞者,更為香港製造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