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峰《我與安多芬》一雙香港腳 聽一首歌向前衝|動聽皆宜

「2011年寫《安多芬與我》,剛開始跑。跑到2020,忍唔住要改寫。」上年9月林海峰(Jan)在社交媒體透露的一個小念頭,促成10年後同樣以長跑作為主題的《我與安多芬》。

雖然同樣是以王雙駿的旋律作為基調,但經過Jan修改歌詞,加上何秉舜重新編曲,令這兩首相隔近一個世紀的作品變得非常不一樣。細味歌曲中的一字一句就會發現,兩者所描述的正好反映著不同階段的人生。

寓意練跑十年後進步

先在旋律上分析,《我與安多芬》長約4分鐘,比《安多芬與我》近6分鐘短了不少,而新版在節奏和編曲上也較快,較有動感。此時作者想起自己也有邊聽歌邊跑步的習慣,方便自己掌握節奏之餘,也希望從音樂中得到鼓勵。從6分鐘到4分鐘,或許是表達著10年來自己的配速也不自覺地加快,代表著開始練跑、參加比賽後慢慢進步,正如Jan所說:「改咗首歌個pacing好跑好多。」

running girl

running boy
MV 背景正是香港各區的長跑背景。

 

勵志與共鳴感兼備

當然,兩者希望表達的情感也大不相同,也是這次需要重新編曲的原因。歌詞方面,先說《安多芬與我》,歌詞中描述的是一個打工仔藉長跑紓壓的內心世界,已經出現過「流完汗就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緩步徑內我急衝」等字句,若然各位讀者也是忠實本地樂迷,聽到「聽一首歌向前衝」的一刻,想必也會充滿幹勁,繼續自己的長跑修煉。10年後Jan把歌詞稍作修改,收起了聽歌向前衝的呼喚,卻在長跑界引起更大共鳴

《安多芬與我》的主角是位跑步新手,10年後這位主人翁除了跑得更快,也接觸了更多專用名詞和準備比賽的小撇步。《我與安多芬》除了美化部份字句外,Jan也在字裏行間表達著這位主角的變化,例如初時的「水泡發痛」,到今天不但要開始設法克服「腳筋膜刺痛」,就連「大脾筋也痛」;過去太忙而「喝兩支水當餸」,到今日學懂長跑前至少要吃香蕉補充體力。而「向PB衝過去 向終點衝過去 要跑足一百歲」,也正好說著這位「SUB2都濕濕碎」的跑者開始對個人狀態有要求,並非只是玩玩而已。相信這兩首相隔一個年代的作品,都能說中熱愛長跑的你們。image-20210929001635-2

MV image

running route

我與安多芬

作曲:王雙駿
作詞:林海峰   

編曲:何秉舜@goomusic
監製:何秉舜@goomusic

痛痛痛隻腳筋膜刺痛 大脾筋也痛 享受每秒酸痛
每次著上戰衣止晒痛 忘記身體重 昂步挺胸
緩步徑內我急衝 道氣喘更加奮勇
你對佢對戰鞋為我起哄
榕樹兩旁做觀眾 就當波馬賽跑中
拉親小腿嗌成功

Na~
流完汗就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
安多芬打氣話 留下腳毛迎風去
Na~
SUB2都濕濕碎 食隻蕉去 環遊十八區
我抽筋都有趣

重重重對腳返工最重 來收工放縱 衝落馬路由街燈歡送
每次洩氣靠呼吸放送 立體聲出眾 身心暢通
望見歲月也匆匆 没有輕到只有重
我著爆我隻鞋視作英勇
濃烈臭汗遇急風 令我吹上了高峯
一雙香港腳前衝

Na~
流完就便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
安多芬打氣話 留下腳毛迎風去
Na~
停低粗口一句 又老一歲 悠然地去追
我拉筋都有趣

Na~
流完汗就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
開支奔肌慶賀 然後快樂回家去
Na~
淋花灑鬆鬆佢 在被窩裡 仍然在壓腿
向終點衝過去 要跑足一百歲

原文刊於《運動版圖》2021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