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x運動:投石者

LGBTx運動:投石者

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廷

葉姵延(黑妹),向來因其羽毛球運動員身份而為港人熟悉,其女子單打世界排名亦曾登上第8名地位,羽壇成績備受關注。唯她踏入運動員生涯逾17年,亦跨過三十而立,準備退役之際,竟然再於體壇上引爆話題。「其實我無特別想公開(自己性向),之前都不時有post另一半的相片,相信不少人也猜到,那就不如公開吧!但也無想過好多電台新聞報紙也報導,我覺得大家都遺忘了我,但原來沒有(笑)。」無心之舉令黑妹以運動以外的方式登上頭條,尤如在平靜的水面投下石頭激起浪花,而她亦期望借助運動員的影響力,鼓勵大眾勇敢做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敢於面對真我。

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廷

獎牌背後

「其實我由中學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看到型仔會覺得高大、有型,但那是欣賞的角度,只有對著女性才會有心動感覺。」黑妹自8歲開始就打羽毛球,她更重視這童年玩伴,希望與它發展得更長遠,因而於2003年,黑妹中學四年級時決定暫停學業,成為全職運動員,後更入選香港代表隊。「一心一意只想打波,所以也沒太想過感情問題,也沒拍拖,亦沒有覺得好需要或好想拍。」不少人在認清自己性取向時經歷心理掙扎、情緒煎熬,所幸黑妹全情投入運動,運動表現未有受影響,而她一直到運動員生涯晚期才拍拖。「2016、17時遇到合適的人,才有想得更多,但也沒影響訓練或比賽,反而影響私生活。會有顧慮,始終我們都不想讓家人知道,而自己也在意別人眼光,所以出街時好多事也不會做,特別去隱藏這段關系,那三年連隊友也不知道我拍拖。」

黑妹曾經想過於2017年全運會後退役,唯她卻發現自己熱情未退減,因而延續其運動員身份,但來到2021年,她亦要面對現實。「自己年紀也真的不小,再繼續是好難好辛苦,所以去不去到東京奧運都會退役,這次就會準備得更多。」黑妹口中的準備是人生計劃,例如進修及當羽毛球教練等,而出櫃只屬意外。「其實我也是上年開始才放下顧慮,可能以前當打,多人認識自己,出街總有人認到我,所以壓力也大。但最主要都是因為家人已知道我性取向,所以後來公開也無所謂。」黑妹父母於網上得知她與某位女生特別親密,因而打電話向她對質,「他們好傳統,說什麼會『笑大人個口』,令我當時忍不住承認自己性向,說其實台灣也合法,不是大問題。」

最大障礙

黑妹向父母坦率後,雖然未獲認同,但冷靜過後亦未損關系。「始終家人都思想保守,弟弟是明白我,唯他是基督徒所以不接受,不過明白已經很好。父母就始終想我喜歡男生,初時不認同又說很多難聽說話,說我不孝順,是最難堪。現時關係緩和,但也沒再提我性取向,希望有機會能再談這件事,令大家內心舒服點。」黑妹一向重視家人,對比之下,她當然懶理出櫃後的網上負評。「也有朋友send那些留言給我,但我覺得這是個人的事,好難要別人都認同自己,而且也不重要,最重要是身邊親友。」

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廷

因年幼時曬得一身黝黑皮膚,所以教練給她「黑妹」的綽號。

對於出櫃,黑妹並無半點後悔,反而若能推倒重來,她更會早點坦白。「早點跟家人講,然後試了他們所有建議也照舊,經過一段時間可能他們早就接受。始終他們年紀大,而自己又是適婚年齡,所以我會建議盡早令家人知,給多點時間或會較容易接受。」面對真實的自己,是每人生於世上的必經磨練,黑妹或者因為運動而錯失最佳坦白時機,但她亦因運動而更認識真我。「以前出國打比賽見過雙打拍檔是partner,更有小朋友,讓我知道同志也是可被接納的。其實外國好開放,和當地朋友、甚至華人溝通都發現他們思想好開放,這些例子都給我勇氣。」

徹底的勇氣

黑妹通過羽毛球積聚勇氣;即使退役,她亦期望通過運動去善用其感染力,傳遞勇氣。「就如外國的Gay Games快將於香港舉行,可以令香港人知這是大型運動會,形象健康正面,可以提高接受程度。我也不介意擴大自己作為運動員的感染力,或者會令其他知名人士或運動員也敢於踏出這步。」黑妹踏出其第一步前亦經過無盡掙扎,她當然明白其他同路人的想法。「每人都有自己的制肘,可能是職業,也可以是環境,例如我也有認識運動員於退役後,我們吃飯時才跟我說他的性取向。但我也想盡力令這些人更有信心,鼓勵他們要更有勇氣。」

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廷

Profile

葉姵延(黑妹)
香港羽毛球代表隊成員
部份成績:
2006年 亞洲運動會(多哈) 女子單打 銀牌
2009年 東亞運動會(香港) 女子單打 金牌
2009年 東亞運動會(香港) 女子團體 銅牌
2010年 亞洲運動會(廣州) 女子單打 銅牌
2013年 東亞運動會(天津) 女子團體 銅牌

香港羽毛球代表葉姵廷

原文刊於《運動版圖》2021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