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Special

  • 「頑張って」(奸爸爹) - 頑張跑會團長 謝覺偉(阿歹)

    「由零起,總會到;獨自開始單腳跳,跳到終點的倒數⋯⋯」頑張既是一首歌,又是一個跑會,更是一種精神。「頑張跑會」由本地樂隊搖滾樂隊Kolor 的主音蘇浩才(Sammy)和曾出戰「世界山徑越野跑錦標賽」的謝覺偉(阿歹)共同創立,二人希望號召更多人參與頑張的Fun run,體驗跑步樂趣之餘,更能夠凝聚大家一起努力突破自己,「我哋嘅特色係唔逼人跑嘅,係enjoy,係開心為主,成件事係無壓力嘅」。
  • 陳鎮榮 – 實踐年華

    現正就讀大學的陳鎮榮(榮仔)是年紀最細的隊員,但跑齡亦不淺,由中一開始跑,對成為跑手的想法也很實際:「好多同我一樣嘅學生運動員,喺中學時就已經因為種種原因放棄咗,可能係要考DSE,或者可能佢哋接受訓練量太多,已經麻木同迷失咗,唔知自己訓練嚟做咩。」言下之意,他很清楚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跑、有何訓練目標?「中學時想搵個自己嘅專長去練,就試下入田徑隊了。」說得隨性,但現在的他卻不止視跑步為專長,更已懂得為自己定下短期、中期和長期目標。跑步於他更像是個悠長的人生課題。
  • 鄭澤瑭 – 堅定信念

    如果一年前問鄭澤瑭(Tom)他跑步訓練的目標是什麼,可能他會答「跑多點、累積多點里數」;而加入TeamSOLO若十個月後,他對訓練的看法更深入:「我以前唔做Gym嘅,後來試咗做Strength & Conditioning,發現跑步訓練其實好多元化,而且有隊友一齊練亦都令我覺得可以互補不足。」他對跑步的信念自此改觀,不再認為是單打獨鬥。
  • 尹焯熙 – 跑離迷茫

    在香港做長跑運動員,好似總是離不開掙扎與迷失的階段。跑了七年多,曾代表香港出戰2019年亞洲馬拉松錦標賽,尹焯熙坦言2022年是最掙扎的一年:「原定計劃同隊友一齊去澳洲黃金海岸比賽,點知我拗柴骨裂 ,休息咗一個多月 ,後來又輪到腰痛,令到我哩一年嘅訓練時間好唔穩定。」他一直都習慣一個人練習,剛好這一年的團練經驗成為他繼續跑的動力來源。
  • 魏賡 – 再尋突破

    打開魏賡的Instagram頁面,個人介紹寫著「現狀打破」。他在2017年投入全職訓練,並在渣馬成為第一名衝線的香港跑手,其後2018年再次渣馬奪冠、代表香港跑亞洲錦標賽、成立「賡班」開始教跑班,種種經歷都顯示他不斷走出舒適圈,按部就班朝目標前進的決心:「那時會諗,若跑唔到奧運標準時間,沒有體院或跑會資助嘅時候,我要點樣延長自己嘅跑步生涯?」成為跑步教練,以及加入TeamSOLO,對他來說都是打破現狀,追求突破的新嘗試。
  • 黃啟樂 - 命定跑途

    跑步的人也許對計算跑速、距離會顯得執著,但對跑道上的風景卻相對處之泰然:烈日下是這樣跑,風雨下也是這樣跑。踏上跑道,就像正面迎上一場人生命途,盡力跑好每一秒。黃啟樂在2021年成為最新全馬一哥,他的時間顯然不是香港紀錄跑得最快的跑手,突如其來的「一哥」名譽令他更深刻思考自己的目標:「由運動員角度,我見到國外好多人都係一Team咁樣去training,我就諗點解香港要咁單獨咁練?或者點解唔可以集合多啲有潛力嘅跑手一齊跑?我都想有個畀自己或者比其他人嘅推動力去一齊進步。我想以一個團隊咁不斷一齊創高峰。」

    有些跑手可能注定是全身心投入訓練的突破者,而啟樂則更似一位推動突破的人——今年他以團隊推進者的角色,準備迎接他的命定跑途。
  • 遠赴肯亞伊滕「跑者天堂」

    如果香港不是夢想之地,香港人何須畫地自限?

    在香港想當一位「全職跑步運動員」,似乎是天方夜譚。香港樓價高企,百物騰貴,生存本不容易。就算跑得有多快,總是離不開教班維生一途。何況過往幾年疫情下,社區及體育設施關閉,學校停課,對手停口停的教練或欠缺比賽機會的運動員,更是雪上加霜。飯碗隨時不保,遑論跑步追夢。

    筆者也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深明現實殘酷。於是我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香港不是一個成就夢想之地,世上有沒有哪個地方是跑者的夢工場?」
  • 放棄是一種「病」

    因為春節假期的關係,印刷公司將會提早休廠,所以我須預早提交一月和二月兩期的專欄「功課」。雖然提交了一月稿件兩個星期多,但我「大腦便秘」,思維雜亂, 二月的專欄仍未能開筆,可能這段時間,正處於傳說中的寫作低潮。
  • 奧運選秀搞邊科

    01/18/2023 - 10:25 by Edkin
    上個月提到美國田徑聯會(USATF)CEO Max Siegel 巨額年薪的亂象,已經足夠令田徑界眼火爆,豈料話音剛落,另一件古怪事情又接踵而至。
  • 如來神掌一百式

    01/18/2023 - 10:02 by 阿貓
    如來神掌一百式是台灣有名的百K賽事,圍繞新北市跑102K,勾畫出一隻仿如五指伸張的大掌印,且賽事還和香港人有緣。
  • Fun Race 於泰晤士河畔

    因疫情關係,筆者餓了實體賽有一年多;直至在英國安頓下來後,便蠢蠢欲動找比賽參加。雖然倫敦馬拉松仍然抽不中(已經連續十年落選⋯⋯), 幸好英國實體賽已復常,各地及各種類的比賽又繁多,故絕大部份比賽的名額也不用去搶,筆者在十一月底亦參加了來英國後的第一個賽事。
  • 為渣馬而訓練

    渣馬突然在十二月份,增加了參賽名額,不少朋友才被通知,二月份可以成功參賽,不過距離賽事只得很短的兩個月時間練習,所以朋友們只能期望安全完賽。至於早前被通知的跑友,已成功入圍賽事,相繼練習時間短了,但還是有一個基礎時期好好預備。今年十二月份的香港特別天寒地凍,但都無阻大家熱血地在練習。我自己因應賽事,都非常勤力地跟隨教練的指引去練習以下訓練⋯⋯
  • 全馬SUB-3抵萬金?

    01/17/2023 - 15:58 by 文仔
    2023年渣打馬拉松的注目點,應該離不開達標奬金大幅提升。在全馬挑戰組,本地男子選手如果可以在三小時內(女子選手則為三小時半之內)跑完全程,可獲得的奬金由以往港幣一千元,大幅提升至港幣一萬元!如此鉅額的奬金在全球馬拉松界也是絶無僅有的,包括亞洲長跑大國日本在內。
  • 回顧與前瞻:讓兔子不再有憾

    01/17/2023 - 15:49 by haso
    兔年伊始,祝各位靈動如兔,大吉大利!

    對於時刻關心跑步的我,兔年也少不免令我想起龜兔賽跑的故事。大概兔子最大的遺憾就是太過輕敵而睡了一覺,弄得「名留千古」吧。
  • 回顧與前瞻:跑道憶記兩大球王

    01/17/2023 - 15:39 by 蝦叔
    大家看到此篇之時,兔年已至,謹祝各位讀者新春大吉,身壯力健!

    實不相瞞,身為一位睇波資歷將近三十年的球迷來說,執筆此刻尚有點停留在世界盃的氛圍之中,一時未能抽離。沒法子,這是歷史上首次在十二月舉辦的世界盃。對一眾香港球迷而言,寒夜爬起床睇波,肯定是新鮮事。
  • 兩星期準備跑到芝加哥馬拉松嗎?

    01/17/2023 - 14:51 by editor
    2019年我初次參加了六大馬拉松紐約站,當時終於達成了多年的願望打進馬拉松跑手都很想跑進的時間Sub 330,當時的時間是3:25:02。那天開始,我決定要以完成六大馬拉松為目標,2021年我更抽中了芝加哥馬拉松和柏林馬拉松,但因為疫情關係,所有賽事都延遲或變成虛擬跑馬拉松。至2022年,幸而我有三年前已經報名的2022年芝加哥馬拉松名額,於是我決定準備參加這次難得的實體賽。不過,由決定參加到比賽日之間只有十二天,這麼短時間去準備這場馬拉松,真的做到嗎?
  • 長跑運動員應否進行肌力訓練?

    第一天看見TeamSOLO的幾位跑手,看似很瘦,似很弱不禁風。不禁自問:「他們真的需要肌力訓練嗎?」經過大半年的訓練,我更相信跑手是絕對需要的。記得我在碩士班時,Dr. H說到肌力及體適能教練就是將一個人準備成為運動員,然後專項教練再把他訓練成專項運動員(We train the person to become an athlete, and the running coach will turn the athlete to be a runner)。說白一點,肌力及體適能教練就是幫助運動員的準備好身體機能去迎接訓練。
  • 馬拉松備戰攻略

    12/25/2022 - 04:08 by joylam
    面對不同距離,不同賽道,還有天氣、路況、氣氛⋯⋯跑手要發揮得好,就要把可以控制的事做好,Virginia在三年間經歷十公里、半馬到全馬,發現訓練上每一個環節都有其值得細琢的地方。
  • 羅映潮 - 變幻閃耀時

    12/25/2022 - 03:39 by joylam
    馬拉松訓練需要按部就班,訓練周期由數月至以年計,很難一蹴而就,然而近幾年賽事接連取消或延期,打亂跑手的訓練部署,對跑手來說如何在世事變幻中計劃訓練?長跑運動員羅映潮一直是個習慣計劃的人,意想不到人生的初馬卻一再延誤,原訂的初馬變成下年的東京馬拉松,意外地早前報了名的台北半馬則成為初馬前的一個試煉場。「兩個賽事日子相距很近,中間亦會在香港再跑一個半馬,所以兩場半馬便順理成章成為訓練項目之一。我喜歡有計劃,但當賽事未能如期舉行,我便調整自己的心態去面對及重整訓練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