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 Special

  • 斜槓道-Nick |Running Special

    「努力讀書+找份好工+結婚+生兒育女+買樓供樓⋯⋯=美好人生 」大多數人都理所當然地按着這條公式走,但隨着世代價值觀念的轉變,這或許不再是贏得美好人生的唯一公式。現今的年青人不再埋首在單一正職工作,寧願當幾份兼職增加收入,以擁有更多彈性時間提升自己多面向的生活品質,他們就是「斜槓族(Slasher)」。正值而立之年的業餘跑手Nick,自加入斜槓族後可謂72行都有涉獵,當兼職撰稿員、調酒師、做外賣「步兵」,又有做過與運動推廣相關的工作:經營運動網上平台、舉辦比賽,希望藉自己人生宣揚一種理念——人生不只是上班,是有更多可能性。他對年紀不以為然,更積極地說:「自己開唔開心應該係自己諗,人哋點樣睇係唔緊要嘅,自己覺得嗰樣嘢值得做嘅咪得囉!」

    或許在這個世代物質享受不比生活享受重要,正如俗語所講:寧吃開眉粥,不吃愁眉飯。
  • 劉峻崚 放下精英包袱|Running Special

    03/11/2022 - 16:39 by editor
    廿多歲的人生,能有幾多灰心失意?
    年輕運動員每天在賽場上跟別人競賽,爭取比賽資格;最大的壓力更來自打破舊我最佳紀錄。連連失敗,絕對可以把少年的意志消磨殆盡。
    劉峻崚初中已加入港隊受訓,亦是名校及學界精英;22、23歲因體能及比賽成績倒退,以為再無緣踏足三鐵賽場而喪志。及後獲邀成為三項鐵人的視障選手教練,豈料他面對更多的失敗與沮喪——都是自幼背負的精英運動員包袱太沉重。
    慢慢卸下包袱,他帶領香港傷健三項鐵人代表朱健驊創出佳績,去年攜手衝擊殘奧,更意外地在賽道上,為自己找回跑手的位置。他,是前香港三項鐵人隊劉峻崚。
  • 越野安全課 陳俊傑

    陳俊傑(傑Sir)越野跑資歷豐富,除了參加比賽亦熱衷越野跑教學。很多人會著重訓練自己的跑姿,又或專注體能鍛煉、長距離耐力鍛煉等等,但他認為更重要是注意安全,「和公路跑不同,越野跑在山野中會遇到很多不同狀況,跑手要十分專注,亦要有面對不同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他的工作經常需要入山救援,而他自己越野跑時亦不時遇到或聽聞其他跑手遇到意外,因此希望提醒各跑手多加留意。
  • 勇.氣大叔

    「廢青」、「廢老」等詞彙成為了潮流用語,特別乍看一堆銀髮族在街上流連聚集,必會有人忍不住放下一句:「班廢老又做乜?」直至某電視台在12月熱播的「廢老」真人秀展現了他們的另一面,向外界道明他們的用武之地,亦提醒大家放下有色眼鏡。人稱勇哥的林志勇離六十不遠,五十五歲的他正正踩着「中年人」與「長者」的分隔線,但他卻不以為然:自跑起步來,他本着「健康為主,基礎至上」的精神跑出多場「Sub 3」的成績,以長氣袋實力,向大家證明儘管白髮漸現,他亦有用武之地,他的「盡做」精神令人相信他日後更是老而不廢。
  • 半馬HKJR之育成 - 梁德洋

    因疫症而停辦的香港馬拉松終於10月24日回歸,今年賽果備受注目,其中男子組半馬拉松賽事中19歲的梁德洋(Leo)首次參賽便奪得季軍,更打破香港青年半馬紀錄。雖然是眾所期待的新星,但Leo態度謙卑,去年他默默耕耘已在連場賽事嶄露頭角,所以今場賽事也以順其自然的心態面對。
    剛剛跑入成人圈,他嘗過和經歷很多的「第一次」,面對自己 ——「這個最大的敵人」——他提醒自己要處之泰然地打倒心魔,跑過重重障礙,向着夢想邁進。
  • 網跑時代 Running Influencer

    世上本來沒有「打卡」潮流,打的人多了,也便成了潮流。然後,這個 Instagram (IG)潮流更湧進了跑界,跑友們「無卡不歡」,甚至有「打咗卡先係跑咗」之說。
    又然後,為了打個跑步靚卡(下稱:「跑卡」),跑友扭盡六壬:尤其是在疫情期間,失去運動場重鎮,更是跑勻全港,一卡在手,天下我有。可是,何謂打個靚卡,則眾說紛紜。
    有人認為最緊要有張靚相,可以是靚人、靚景,或兩者兼備。
    有人認為最緊要有數,萬般皆下品,唯有里數高,又或者,3至4分披,唯快不破。
    有人認為最緊要有故事,文字抒發才是主菜,相片、數據,只是調味。
    各派自訴門前說。
    然而,哪一派較受大眾歡迎,自有客觀的like數支持⋯⋯
  • 陳嘉威 - 悟入歧途

    謝俊賢及黃卓寧的HKJR成就背後,是跑界人稱「造皇者」的長跑教練陳嘉威。前者由中一開始跟他訓練,後者則在中學生涯尾聲才踏上長跑路,嘉威坦承兩人訓練方法截然不同,原因很簡單,成長背景不同、體能基本條件不同、生活日常不同⋯⋯長跑世界只能因材施教,條條大路通羅馬。
  • 黃卓寧 - 夢想藍圖

    黃卓寧在2019年接連取得10000M及半馬香港女子青年紀錄,本應是衝成績的最好時機,但她的「青年」時期好像突然迎來了結束,「這兩、三年時間過得好快,Junior的最後一年,全年只跑了一場10000M,雖然都破了Junior Record,但我想將成績再推快少少, 卻已經無比賽了。跑完黃金海岸馬拉松半馬之後不久,由我Year 1到現在Year 3,期間無比賽,時間真的快到捉不住。」
  • 謝俊賢 - 率性尋覓

    「我想一直跑下去,直到人生另一個階段先停下來。」
    謝俊賢Michael於2018至20年間積極參加學界及世界青年田徑賽事,四度打破香港青年紀錄,但在「Junior」組別期間不斷有比賽取消,未有足夠時間感受青年賽的氛圍,卻好像很快要踏上公開組的世界。除了即將於十月底舉行的渣打馬拉松,還有延期至2022年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亞運會賽事等,各大賽事蜂湧而至,Michael卻從容不迫,與教練嘉威積極備戰,只為了簡單的信念:「無目標理念,行下去也沒有意思!」由期待在青年組別一試身手,到踏入公開組與群雄逐鹿,愈堅定的目標,令他愈能耐心地蟄伏等待。
  • 團伙相傳 - 文少杰

    「慶幸搵到一班目標理念相似的人,大家手拖手一齊行!」
    Running Man Athletic Club(RMAC)由資深跑手文少杰(文少)於2015年成立,至今已有6年,是香港其中一個增長速度最快的跑會,骨幹成員很多都是文少身邊的親密戰友,其中主要是他在浸大越野隊認識的師兄弟,另外還有在跑會中「跑而優則帶」的資深學員,參與日久,樂意為文少擔任「班長」之職,成為跑會的獨特文化⋯⋯
  • 跑步的治癒

    從Sammy和Candy的分享中,大家會更明白運動不止強身健體,更是一種「救自己」的方法——由身體的鍛煉,再到心理,既是鍛煉意志,亦是淨化心靈的最佳方法。跑步以至運動的「治癒」效果,更有運動心理學的科學助證。
  • KOLOR和你進退

    近年Sammy與Candy的社交媒體都充滿著跑步日常,在疫情下,仍能通過相片、動態文字與跑友、歌迷分享運動生活的喜悅,當中的內容包括跑步距離及pacing紀錄、健康蔬菜飲食,跑途上的景致等。
    規律的健康生活與多年前兩人夜夜笙歌的生活成鮮明對比,兩人坦言運動對他們影響最大的是處世態度。「開始跑步後,最重要是身體健康了......而且自己原來影響到別人,身體不好就去做運動令自己好返,而不是一有事就看醫生吃藥;人不是這樣,好多時要自己救自己,令自己更強壯。」Sammy說。同樣,Candy也發現自己感染到很多女士投入運動,「每一日全世界也有不開心的事發生,但我們不應只是說『哎呀,好慘呀』,而是應勇敢面對這個大環境。」
  • 香港跑會競爭與進步

    近兩年香港人更重視身份認同,亦放下過去標籤及執著,以團結、香港整體利益行先。6位跑手兼教練,汪習文 (Jackey)、余顯華(Zero)、余懷瀚 (John)、尹焯熙 、黃啟樂 (阿樂)及魏賡,他們各有跑會,各有心中正追尋的個人夢想,唯他們爭取個人表現也好,發展跑會都好,其中一個大方向,都是希望提升香港整體的跑步成績及文化。「香港跑會間的競爭應該是良性,關系要團結,我們不是爭那100位學生,而是要一起努力令跑的人由100提升到200人。教練或學生於運動場上都是競爭對手,但場外我們都應該是同一個體。」6位跑手兼教練,他們關系良好,最近更舉辦6個跑會的聯合計時賽,全因於他們眼中,在「跑手兼教練」這個身份之前,還有最重要兩隻字,「香港」。
  • 禮服男の跑步生涯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是不少女性跑手嚮往的賽事,雖然男性跑手被拒諸門外,但其實也能以不同的身份參與該賽事——成為在終點祝賀跑手跑畢全程的禮服男。作為名古屋馬拉松首名海外加盟的禮服男,呂偉強Dennis已經連續4年成為禮服型男,而深藏不露的他其實也是運動好手,不止跑畢六大馬拉松,更多次跑出Sub3成績⋯⋯
  • 42公里的人生

    運動和健康息息相關,但於香港如斯忙碌的城市,人人爭分奪秒、日夜顛倒,難免令不少人放下生而為人的初衷。關晰蕎(Audrey)為運動少女,拉丁舞、跑步、獨木舟、攀石、游水等運動,上天下海皆會嘗試;唯後來因生活忙碌,加上受疫情影響,就慢慢放下運動。Audrey漸漸積下壓力,影響身體,後來更不幸確診淋巴癌。
  • 裝備自己勇於挑戰 - 曾小強與黃浩聰的FKT

    曾小強和黃浩聰是香港頂尖越野跑手,兩位山界大神卻豪不自滿,總是很勤奮地默默練習,保持強勁實力並非一朝一夕。幾個月前他們更開展FKT(Fastest Known Time,最快已知時間)挑戰,在「疫」境中低迷的練習氣氛下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即使沒有比賽目標,只要裝備好自己,便可隨時迎向任何挑戰。這激勵了不少跑友,提醒大家:別再給自己藉口,穿上跑鞋出發吧!
  • 最強後盾!Support Team之越野進深

    運動比賽上,每個人都擔當著不同崗位的重要角色,有在前線奮鬥的運動員,有場邊指導的教練,有公正審判的球證裁判。對於越野跑手來說,還有一個十分關鍵的重要角色,肩負起負責物資和食物的重擔,他們就是Support Team支援隊。作為香港唯一UTWT Series級別賽事的HK100越野賽,因為疫情關係雖然無奈取消,但也另名為「HK100 Flex」以線上跑取代實體活動。Sportsoho同事與他們的朋友組成的「進擊男」和「衝勁女」跑隊也參加了是次賽事,由於是次賽事沒有官方支援提供,所以兩隊便分兩次進行賽事並互相支援,在對方背後打點一切,成為可靠的最強後盾!
  • 羅啟邦:超長山賽挑戰者

    當大家說「我好鍾意香港!」時,若非全球旅遊停擺,未必有這麼多人蜂湧去探索香港山野——到底大家對香港的山了解多少?除了香港人,有外籍越野跑手直言為了跑山而移居香港,近年亦有不少喜愛行山遊客特意來香港行山遠足,要一窺香港山野吸引「外人」的魅力,先要由香港首條行山徑「麥理浩徑」說起。這條長達100公里的行山徑東起西貢、貫穿九龍及新界,西至屯門,孕育了不少越野跑高手,亦是很多喜愛遠足人士的起步點。今期就由越野跑手羅啟邦和山藝教練陸永恩一起分享他們和麥徑的故事.......
  • 毅行三十•鄭世傑

    試問四人一隊毅行者互相扶持到終點談何容易?而且未經專業訓練的阿傑隊伍的最佳時間為14小時14分!雖然上年因社運影響而取消,今年又因疫情延期最後賽事還是告吹,但阿傑依舊初心不改,決定和友人自行完成賽事,寫下個人參與毅行者三十年的紀錄。
  • 在社區推動開心跑

    「跑步咁辛苦,為咩?」跑友之間的對話,不乏這個疑問。有人會說為了減肥、身體健康;亦有人志向衝擊個人成績或香港紀錄,各有動機。回歸初衷,也許動機只是起點,對陳家俊Eric來說,答案真實而純粹:「我鍾意跑步帶來的虛榮感、滿足感、優越感!」;到了現在他的重心在於「教跑步」,觀察來上堂的學員亦令他別有啟發:「我也喜歡教跑步,做教練最美好的風景是看人,因為人是充滿未知,這亦是我和學生相處的開心之處。」⋯⋯
  • 一個人的抗爭

    Sub-3是個什麼概念?對很多業餘馬拉松跑手來說,是個具標誌性的門檻,每年香港馬拉松便設立「千金先生」獎金予跑入sub 3跑手(「千金小姐」為sub 330),以作鼓勵。楊錦鴻(金毛)卻說,他第一次跑全馬便sub 3。13年來,跑步帶給他光榮和信念,他原以為可以一直跑下去,直至去年,他發現患癌要休腳,身體每況愈下,但多年跑步鍛煉培養出來的鬥志,卻成為他面對癌症的「武器」:「跑步鍛煉出來的鬥志亦幫到我面對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