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 舞者/運動員 霹靂舞雙行道曾子驊 (B-Boy Think)

    霹靂舞很長時間被認為只是一種街頭文化,一眾B-Boy、B-Girl往往被定型為讀書不成且流連街頭的「飛仔」、「飛女」,於街頭跳舞往往因音樂音量太大或純粹「睇唔順眼」而被街坊投訴,甚至被管理員和警察驅趕,直至霹靂舞成為巴黎2024年奧運比賽項目後,受盡社會唾棄的街舞,再次走進世人目光,昂首進入運動界的最高殿堂。習舞近十六年的曾子驊(B-Boy Think) 亦磨拳擦掌爭取參加巴黎奧運的入場券,誓要向港人證明一眾B-Boy、B-Girl並不是「玩玩下」。
  • 《籃球少年王》:努力的意義

    日本集英社漫畫雜誌《少年JUMP》的連載作品,據說編輯部有著名的創作三大方針:「友情、努力、勝利」—也就是說,努力過後,必會勝利。然而來自講談社的漫畫《籃球少年王》,主題卻偏偏挑戰這個觀點:憑甚麽認為主角努力後就一定要得到勝利?對手也是同樣地努力啊;而且努力的意義,就只在於勝利嗎?作者日向武史,就是從這麼獨特的觀點出發,創作出這部累計發行二千四百萬本、並在2019年改編成動畫劇集的傳奇作品。
  • 不一樣的世界盃|施傅睇體

    最近在香港大小角落熱哄哄的話題相信離不開世界盃足球賽,這是首次於香港學期中進行的世界盃,加上開波為日常放學後的黃金時間,行文時一路在思考有什麼元素適合於校園內,可以藉著這股難得的世盃熱讓學生學習和提升呢?
  • 足球 x 變換方向 你真的能將運動能力表現出來?

    足球比賽中,雖然七成時間都是低強度跑,但影響比賽結果的,往往是那些高速衝刺,突然的變速轉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試問誰不喜歡速度快、爆發力好的球員?不過,在真實比賽中,足球員很少機會進行數十米的短衝,反而衝刺後持續進行轉向更符合球賽的需要。比賽中還有很多影響比賽的關鍵,但今次就先講解變換方向(Change of Direction)吧。
  • 心足・意足 |當體育遇上教育

    作為擁南躉,看著山度士成長、成名,退役後當上教練,開辦足球學校,仍以足球作為終身事業。近年在社區跟山Sir有接觸,欣賞他心繫足球,志得意滿,甚至進軍社福界,不由得衷心佩服,替他高興。
  • 漁護署推出營地預約先導計劃 首批營友認為設施有待改善

    政府日前(11月10日)公布放寬部份防疫措施,當中包括重新開放四十一個露營地點,並在荃錦營地推出預訂營地預約先導計劃,市民如欲在該營地露營,需要在「郊野營人」網站預約,若有空餘營位,則會以先到先得方式供市民即場預約,每個營位均配有平台、小型燒烤爐及枱櫈。截至計劃運作首日(11月17日),荃錦營地未來一個月的營位已全數被預約,反應十分熱烈。
  • 《赤手登峰》:一個人的修行|動映話

    我們常常說,頂尖運動員都追求身心和技藝提煉到完美境地,但甚麽才是「完美」?完全不犯錯嗎?這似乎不可能。例如籃球比賽,罰球是最單純的一件事,沒有防守,射球位置和距離都固定,球員從小到大更已練習過無數次,饒是如此,最厲害的歷史級射手,罰球命中率也不會是100%。不過如果我們換個玩法:「現在讓你射一次罰球,射不中你就會死」,那又怎樣?如此極端的想像,聽起來很誇張,但世上確實有像這樣的「運動」:要絲毫不犯差錯下完成,任何失誤都會付出性命。它就是「自由獨攀」,英語簡稱「Free Solo」,亦是2018年紀錄片《赤手登峰》的原文名字。
  • 《壯志凌雲》:它是一部運動電影|動映話

    如果要引用《壯志凌雲》(Top Gun)裡的一句對白,去概括整套電影到底說甚麽,我會選女主角Charlie的話:「你這是拿一部價值三千萬的戰機來豪賭啊,中尉。(That's a big gamble with a $30 million plane, lieutenant.)」是的,這是一群愛好刺激的男孩,駕駛著價值幾千萬美金的昂貴玩具,去炫耀身手爭逐光榮的故事;《壯》從頭到尾雖然都關於戰機,但它骨子裡其實不是一部戰爭片,而是運動電影。
  • 《籃球夢》:NBA光輝背後的無數臉孔|動映話

    「一個年輕籃球員要進軍NBA,路途到底有多遠?」這是每個籃球人心裡都必然問過的問題。我們都知道要打NBA非常困難,也知道每個球季全世界就只得那四百幾人做得到。但是一個真正有潛質的高中生,假如以NBA為夢想,他將要經歷些甚麽,那條路將有多少障礙和挫折?我們卻不一定清楚。1994年電影《籃球夢》(Hoop Dreams)的導演Steve James用鏡頭告訴了我們,他與兩位監製Frederick Marx和Peter Gilbert這個三人組合,拍出了一套至今公認的紀錄片經典—注意,不只是「運動紀錄片」,而是在任何題材紀錄片裡,都是經典。
  • 《勝利之光》:燃燒一切之後|動映話

    「老頭子,你最光輝的時刻是在甚麽時候?全日本時代嗎?而我呢……就是現在了!」這是《男兒當入樽》裡山王戰末段,負傷的櫻木花道堅持再次上場時所說的經典名言,每個Slam Dunk迷都會背誦,每次重溫也都血脈沸騰。「我只有現在」,在漫畫裡表達的是一股單純熱血,但是放到現實,意義卻變得沉重許多。這是多年後我看過美式足球電影《勝利之光》(Friday Night Lights)的領會。
  • 攀登狂人 / 攀石導師 黃嘉欣

    11/08/2022 - 13:26 by Kikyo
    國際奧委會於2016年公布運動攀登成為東京2020奧運比賽項目後,她毅然辭去全職工作,全力爭取奧運資格,雖然最後與奧運擦身而過,不過她自言無悔為運動攀登「瞓身」一次,可能稱她「攀登狂人」會更為貼切。
  • 南島綠人 - 陳錦偉

    「我好鍾意香港 !」

    許多香港人以這句話來表達對香港的愛, 但是陳錦偉(Stanley)卻不解他們喜歡香港什麼地方。「有些人不太說得出香港有什麼值得喜歡,我希望藉著不同角度,告訴他們香港的自然環境是值得他們喜歡和守護的事物之一。」
  • 年長運動員危機

    膝關節退化症對於不少年長人士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困擾,除了帶來疼痛外,更會影響日常生活。一般傳統治療方法包括:改善生活習慣、服食止痛藥,配合適當物理治療及佩戴膝關節護膝,以治療及減緩膝關節退化所帶來的痛楚與不適,從而有助延遲膝關節置換手術的需要。除以上方法外,亦有病人會考慮關節內注射,例如注射類固醇、透明質酸及高濃度血小板,以減低膝關節退化症之徵狀,令膝關節置換手術得以延遲。
  • 學界比賽 - 一切很美 只因有你|施傅睇體

    讀者們聽到學界比賽,可能會聯想起每區在體育運動範疇上的傳統名校,在賽場上你追我逐的競賽畫面。對於學生來說,不論是否出身名校,學界比賽在他們心目中有多麼重要呢?坊間以學界比賽為題的文稿有很多,今期筆者揀選疫情下的一些角度和見解跟讀者們分享。
  • 願你和身體溫柔相處—關於受傷與復原|大智若瑜

    你試過因為不小心或用力過度而受過傷嗎?

    很多時候,我們受傷是因為一些無法避免的意外;但也有些時候,我們受傷的原因,是身體超過負荷。例如我自己,就曾試過太長時間坐著做文書工作,姿勢僵硬加上精神緊張,導致肩頸勞損;也有試過在練習瑜伽時,因過度伸展而拉傷背部。

    所幸的是,大部份小傷都會隨時間痊癒,可是大傷呢?喜愛運動的你,會否有些舊患,一直不斷尾,甚至同一個位置會重覆受傷?另一個並不少見的情況是,明明都過了很久,多大的傷患都應該好了吧?卻不知道為何痛楚還沒消失,如影隨形地跟着你,讓你懷疑它到底會否好起來。
  • 《獵狐捕手》:最暗黑的悲劇運動片|動映話

    我們看運動電影,一般都期待觀賞到熱血激昂、鼓舞人心的劇情,就算是描寫失敗運動員的故事,也期望會被那股永不放棄的精神感染。以摔跤競技為主題的2014年電影《獵狐捕手》(Foxcatcher)卻並非主打這些元素,而是一套描述人心黑暗面的心理片,整部戲調子沉鬱得讓人透不過氣,尤其當你知道它是真人真事改編,看完後更是久久無法釋懷。但就算看得毫不輕鬆,它在我心目中仍是其中一部藝術成就最高的運動電影。
  • 傑志・言志|當體育遇上教育

    最初認識伍健的名字,是香港足球的黃金時代,當時他是著名的球證;直至近年傑志在學界推動足球運動不遺餘力,才有緣認識了伍先生。交談下來,發覺他對教育有一份情意結,今天才知道伍健的父母都是教師,怪不得!跟他聊天,總感受到伍健有一份執著和堅持,隱隱表現出黑衣判官的權威。
  • 女子籃球員 X 肌力及體適能訓練 真的有關係?

    近年在國際舞台經常都會看見香港運動員獲得極佳的成績,當中不乏何詩蓓、吳安儀等。在女子籃球項目中,亦見到李祉均在去年征戰中國女籃球隊,獲選為WCBA明星賽球員,證明香港女子運動員也能有卓越成就。我執筆的時候,正值女子甲組籃球聯賽白熱化階段,四支球隊互相競逐冠軍名銜,當中包括安青、偉邦、福建及七喜。說到女子籃球,可能都會認為女子籃球項目會比較沉悶,欠缺比賽氣氛,然而我認為她們也有很多令人驚喜的地方--切入分球、技術表現亦很獨到,而且她們的動作中亦展現著力量。或許女子籃球展現的力量不如男子籃球,但別以為她們都不需要肌力訓練,只要是競技項目,肌力及體適能(Strength & Conditioning)便有它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