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 田徑魂 旅港開平商會學校

    03/09/2022 - 19:22 by editor
    能與傳統名校一較高下,並非靠先進的設施,而是老師的悉心栽培,培養學生對田徑的濃厚興趣,加上家長的支持,成就了田徑隊今日的成績。
  • 「踢」出香港,以「球」會友|施傅睇體

    執筆時恰巧得悉台中朋友的藍鯨女子足球隊奪得2021年度台灣木蘭足球聯賽冠軍,一邊替我的朋友們開心之餘,另一邊亦想起在疫情前的夏季,我帶領一班北區中學女子七人足球聯賽(N-League)代表到訪台中,跟藍鯨女子隊交流和學習的一幕幕畫面逐一浮現。
  • 殊途|精英心簡

    「喂!買餸。見唔到我肚餓啊?」
    鷙老太聞聲,一番手忙腳亂。屋內瀰漫緊張的氣息。
    「德林,準備出門口啦。」即使屋內壓力已吱吱作響,鷙老太笑容依舊和昫。
  • 送牛迎虎|精英心簡

    在運動世界中,有太多未被提及卻比成績更重要的價值,例如運動員心態健康的重要性。

    作為運動員,當身體已極痛苦 。但訓練的苦,卻不宜掛在嘴邊。務求在這裡讓大家有所感受,今天粗略說一下:
    一周訓練六日、週末還要比賽、飛到不同地方訓練和應付更多比賽、其餘時間太累都只能睡覺、還要把功課做好、學業成績未如理想可能還需考慮退役,還未談及身體重訓練中產生的疼痛、社交生活都拋到一邊、還有什麼A、B標、希望能夠代表參賽、面對失敗、比賽成績未如理想、猜疑自己……
    運動員們自己清楚,這些統統是多不容易。
  • 厚底跑鞋在日本響起警鐘?|東洋跑

    03/02/2022 - 14:20 by 文仔
    以往日本主要馬拉松和驛傳賽事,頂尖選手都會穿著日本運動品牌生產的服飾和薄底跑鞋,但這個情況在六、七年前開始改變。隨著某美資大廠推出厚底跑鞋並大行其道之後,素來封閉的日本長跑界也抵擋不住這股風氣,紛紛蟬過別枝,最誇張的例子,是2021年一月的箱根驛傳,全場二百多名選手,竟然有九成以上穿著該品牌的厚底跑鞋參賽,蔚為奇觀。
  • 三⼗一|精英心簡

    好像又一個冬天過去了。

    春天已經降臨了嗎?最近我們都在說,這個冬天都沒有幾日吹大北風,沒有怎麼寒冷過。冬天是香港的風季,東風和北風都是我們的最愛:東風在赤柱,北風在⻄貢和長洲。溫度越低,風越實在,也吹得更持久。我很喜歡風,身體卻不怎麼會禦寒。過往最冷的幾次,手都冰得刺痛,一會兒控著帆,一會兒把手縮成拳頭放在口邊呼出暖空氣,甚至冷得再也拿不住帆,整個人掉進水裡。在水中還比較暖,但爬上板之後,冷風吹拂包著身體的濕透膠衣,只有更冰冷。所以沒有大北風的日子,雖少了些速度和刺激,但也不會抱怨,嘿嘿。
  • 頑梗|精英心簡

    這已不是他第一次聽見對他偏執的批評。事實上,他已有不少朋友、親人、親密的人因他這個缺點離他而去。他也問了自己無數次問題:「係咪我錯呢?」然而,食古不化的他似乎還未覺得這是他自己之過。
  • 三⼗|精英心簡

    好幾次睡醒後,喘著氣,⼀邊猜想著發⽣什麼事,愈想解畫,夢境卻愈變模糊。解畫、解夢,還是在解開⾃⼰⼼結呢?解讀之際,歲⽉⼀邊在眼前的現實中溜走,剩下的回憶則愈變稀薄。
  • 澳洲|精英心簡

    一切從簡。
    一切都從自己出發。
    重新擁有時間。
    這地方,不容許我做別的事。

    每天心中只有一件事:游泳,這件事。
  • 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年之計做乜春 ?」,在林海峰的IG 裏看見這句說話,雖然用詞有點粗俗,但卻很直接,正是每年的年初,給自己的思考課題。
  • 我看跑鞋痴・我與新舊跑鞋的角力|跑道同遊

    【蝦叔:我看跑鞋痴】
    跑者表面上就是跑步的人,但當起了跑者就發現其實跑者可以細分,例如:著迷與不著迷於跑鞋的。

    【蝦嫂:我與新舊跑鞋的角力】
    女人最鍾意就係買鞋:開心的時候要買,唔開心時更加要買。casual幾對,返工幾對、夏天冬天又會不同款。在家固然鞋不會少,上班時辦公桌下備有兩三對高跟鞋(如果不是五六對的話),相信是不少香港OL的寫照。

  • 文心•武心

    2000年的時候,文心從油蔴地天主教小學升讀瑪利曼中學。暑假期間,一套以柔道為題材的電視劇正在播放,小女孩正想學習一些特別的運動項目,便央求媽媽讓她學習柔道,母親找到的機構剛巧只有空手道班。就這樣,空手道便成了她的事業。
  • 熱愛運動才能投入體育|施傅睇體

    疫情下學校將初中班別分為本地實體班和跨境生線上班,為著可以公平評核學生表現,體育科以級別(grade)代替以往分數作評核。在多個防疫措施限制下,究竟如何執行體育課可以使同學課堂動機提升?如何使一些抗拒上體育課的同學容易接受甚至愛上體育課?相信以上皆是很多香港體育老師的共同心聲。

  • 東京奧運網球裁判 廖子杰|網球全攻略

    今屆東京奧運雖然未有香港網球手參賽,但卻有兩位本地網球裁判獲挑選參與奧運會及殘奧會。廖子杰在東京奧運的網球賽事擔任司線員,而黃敏生則於殘奧會輪椅網球賽事擔任司線員一職。這次很高興邀請廖子杰 (Roy) 分享有關他裁判工作及東京奧運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