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 舞者/運動員 霹靂舞雙行道曾子驊 (B-Boy Think)

    霹靂舞很長時間被認為只是一種街頭文化,一眾B-Boy、B-Girl往往被定型為讀書不成且流連街頭的「飛仔」、「飛女」,於街頭跳舞往往因音樂音量太大或純粹「睇唔順眼」而被街坊投訴,甚至被管理員和警察驅趕,直至霹靂舞成為巴黎2024年奧運比賽項目後,受盡社會唾棄的街舞,再次走進世人目光,昂首進入運動界的最高殿堂。習舞近十六年的曾子驊(B-Boy Think) 亦磨拳擦掌爭取參加巴黎奧運的入場券,誓要向港人證明一眾B-Boy、B-Girl並不是「玩玩下」。
  • 落馬洲邊境 - 華山軍路|天天爬坡

    07/08/2022 - 03:47 by DB
    是次旅程在2016年,經過六年之後嘅今天,這裏是邊界的地區,相對比較人煙稀少,剛剛寫呢一篇文章嘅時候,翻看網上嘅資料,由以往嘅非熱門路線變成左近年比較熱門路線,拍攝日落的地點,更是自駕遊的熱點。所謂香港的邊境區域已經不存在。
  • 鈦一球 ・ 校園初體驗|體育育人

    相信學生都曾在體育課玩過太極,或許不少人會感覺老土,動作有點難記,但當加入鈦一球,學生首次拿上手,有份莫名的新鲜感,配合音樂的節奏舞動球,感覺很型格。當激發起他們的表演欲,特別容易投入,而鈦一球並非競技項目,就連女孩子都好適合玩。
  • 瑜伽是運動嗎?︱大智若瑜

    一講「瑜伽」這兩隻字,你立刻想到什麼呢?是不是高難度動作,如頭倒立、拱橋、以雙手支撐身體的平衡動作等等?現代的瑜伽彷彿成為了一種如體操般的運動,講求高度柔軟性、穩定性及肌肉強度,有些人亦會以一種突破身體極限、向高難度挑戰的心態看待瑜伽。但同一時間,我們又看見有人練習瑜伽,是為了追求內心平靜、放鬆,甚至有醫學研究發現,瑜伽結合正念活動,有助癌症患者的康復進度。假如瑜伽純粹是一種身體運動,又如何帶來內在平靜?這之間似乎存在矛盾,有見及此,筆者希望就自己所了解,為讀者們提供一些不同角度。
  • 破風 • 乘風|當體育遇上教育

    第一次認識郭灝霆的時候,他還是一個木訥的小伙子。那時候他準備退役,正處於迷失時期,朋友帶他上來學校跟我聊天,期望給他一點意見。我問他願意教書當教師嗎?他說不想。我問他喜歡當體育記者做電視旁述嗎?他說不喜歡。我問他期望當單車教練嗎?他說不願意。問一句,答一句,非常羞澀。今天跟灝霆碰面,他雖然不是滔滔不絕,但成熟淡定,對答得體,看來已進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 鴛鴦鞋跑得快 一定有古怪|東洋跑

    07/06/2022 - 11:17 by 文仔
    近日有跑友私訊文仔一張照片,相中一名日籍跑手穿著鴛鴦跑鞋跑半馬(時間:1小時4分38秒),希望可以知道他姓甚名誰。文仔不認識這位現年26歲(1995年9月出生),英文名字叫做Hiroaki FURUKAWA的高手,只知道他在世界田聯(WorldAthletics,WA)的網頁有紀錄,田徑選手號碼「14830597」。在今年二月琵琶湖每日馬拉松中跑出2小時17分37秒,這是他目前的全馬PB,原來他就是近日在日本運動雜誌出現的:古川大晃。
  • 山之道

    香港的行山徑遍布各區,多而雜亂,總長難以估算,要全面地進行管理和恆常維護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作為山徑使用者,保護自然環境亦是責之所在。若是我們能夠在遊山和跑山時作出配合,多加注意自己的行為,不但可避免造成新的山徑問題,亦可減輕山徑承受的壓力。
  • 進階步道學

    曾經參加過手作步道工作坊的山友可能以為,挖幾塊石頭,拿起鏟子鋤頭,把沖刷嚴重的路段鋪鋪石、填填泥,便已經是山徑維護的全部了。事實上,這類活動一般都會挑選砌石補路這個最富趣味的部份給大眾參與,好讓參加者可以在短促的時間內體驗山徑修復的工作。
  • 護徑有法

    山徑問題各異,我們可針對問題根源,考量地形、嚴重程度、使用者需要和可用物料等因素採取不同的方式處理。香港常見的山徑問題主要是路面下蝕、坡度過陡和捷徑。以下簡述一些本地常用的處理方法。這些方法看似平平無奇,但其工法和施作細節卻體現了手作步道因地制宜的設計理念。
  • 手護有道

    山徑問題成因各異,絕非山路上鋪面所能一一解決。一直以來,我們並不反對修建山路,而是關注修建的方式是否恰當,是否合乎所需。造徑有道,護徑有法,必須思慮周詳,因此我們提倡以「手作步道」的方式來維護山徑,取代現代化工程建設。
  • 心思・心悟|當體育遇上教育

    香港圍棋協會成立初期,
    筆者曾經在那兒的教學組協助圍棋的推廣工作,
    跟敖立賢院長擦身而過,無緣手談。
    想不到近年在和富社會企業主辦的香港校際圍棋大賽籌委會中,
    卻有合作的機會。
    許多人都以為圍棋是傳統文化,
    只是一項優雅的藝術活動。
    其實圍棋已確認為2022年亞洲運動會的競技項目,
    而選手的身份便是運動員。
    這次重遇敖院長,
    我們剛好談及這項「運動」在香港的發展機緣。
  • 育己・育人|當體育遇上教育

    甘偉強是許多體育教師的導師,
    我任職學校的年輕同事多曾受業於他,大家都以甘sir稱之。
    十二年前,我跟他合作一個虛擬運動的項目,
    就是利用Kinect體感科技推動全天候電子體育課。
    當時是相當大膽的嘗試,
    甘sir二話不說,一口答允跟我們一起探討其可行性。
    十二年後的今天,大家都運用不同的電子科技鑽研虛擬運動,
    電競甚至進入亞運會,社會轉變真的很快。
    要寫學校的體育課,怎能不跟甘sir坐下細說一番?
    話匣子一開,甘sir言無不盡。
    拍照那天特別跑到香港教育大學那個綠油油的草地足球場——
    這地方是甘sir當年有份參與策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