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 舞者/運動員 霹靂舞雙行道曾子驊 (B-Boy Think)

    霹靂舞很長時間被認為只是一種街頭文化,一眾B-Boy、B-Girl往往被定型為讀書不成且流連街頭的「飛仔」、「飛女」,於街頭跳舞往往因音樂音量太大或純粹「睇唔順眼」而被街坊投訴,甚至被管理員和警察驅趕,直至霹靂舞成為巴黎2024年奧運比賽項目後,受盡社會唾棄的街舞,再次走進世人目光,昂首進入運動界的最高殿堂。習舞近十六年的曾子驊(B-Boy Think) 亦磨拳擦掌爭取參加巴黎奧運的入場券,誓要向港人證明一眾B-Boy、B-Girl並不是「玩玩下」。